• <tr id="9j8pc"><thead id="9j8pc"><strike id="9j8pc"></strike></thead></tr>
    <input id="9j8pc"></input>
      <dl id="9j8pc"><bdo id="9j8pc"></bdo></dl><ins id="9j8pc"><td id="9j8pc"><delect id="9j8pc"></delect></td></ins>
      芥末堆芥末堆

      素質教育,“傷得不重”

      作者:左希 發布時間:

      素質教育,“傷得不重”

      作者:左希 發布時間:

      摘要:人需要讓自己有希望,希望意味著我們知道我們做的事情對我們自己所關心的人、關心的事情是有意義的。

      13.png圖源:《VIVANT》

      無論冬天有多長,四季始終循環更替。

      四月,油菜花開了,杏花開了,桃花、櫻花都開了。當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仗都已經打過,任花瓣在眼前飄落。

      你需要讓自己放松下來。當你的生活變得瘋狂時,那就很艱難了,但當每個人的生活變得瘋狂時,它就會以某種方式再次恢復正常。幸運的是,總有些人步伐與眾不同,因為,他們聽見了遠方的鐘聲。

      崔國林做教培這一行20年了。

      在他看來,二十年前,教育培訓是江湖混戰,年輕人憑一腔熱情進入這個行當,每個人都在摸索,發展的也很快。2005年開始,教培逐漸進入細分發展期,行業開始有了歸類,語言、IT、考公、素質教育等。后來,分的更細了,素質教育被分成了藝術、體育、科創、生活素養、營地等更細的賽道。再后來,又亂了一陣兒,很多有的沒的擠進了這些類別,說不清了。亂花漸欲迷人眼。

      崔國林說,他不太在乎這些變化了,每天能看著太陽升起來,能按時給員工湊足工資,能看著花開花謝,就會很知足?!叭穗S著年紀的增長,每個階段都有想要珍惜的,不一樣的東西?!?/p>

      胡磊.png

      翻過年來,胡磊每天的日程都是排滿的。

      胡磊入行八年,目前有兩個身份,一個是“研學頭條”聯合創始人,還有一個是“奔跑的犀?!眲撌既?。為此他需要全國各地的跑。

      前一個組織主要是為各地的研學機構提供培訓、考察、會展等咨詢服務。后一個則偏重給營地提供解決方案。左手研學,右手營地。胡磊往往能最快地知悉行業的一手信息。

      過去幾年的日子不好過,胡磊也曾陷入一段迷茫期,“2020年是分水嶺,對研學的沖擊很大,整個行業是停滯的。我目睹了大量中小企業敗退,頭部的活下來,也要退租裁員、縮減規模,一批優秀的人才流失?!?/p>

      市場停擺后,2023年迅速復蘇。以致于,“當下的研學,有點兒瘋狂”。一部分從業者返場,急于抓現金流,搞規模出行,內容和服務跟不上;另一種情況最普遍,由傳統教培人轉型,帶著對教育培訓的認知和積累起的經驗,他們普遍與用戶的關系更為密切,卻缺乏基礎的保障經驗,暴露了一些安全隱患,“被投訴最多的,也是吃、住這些能看得見的部分”。

      像擁擠的人群,簇擁成人浪,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喧囂又脆弱。

      熱鬧還在升級。進入2024年,營地新建和項目升級的市場需求蜂擁而至,這里面,下場的國字號企業尤其多。規劃、建設、課程、團隊、活動、文創,什么都缺。

      形成這種熱鬧的主要是兩個原因。一是行業沒有形成標準,入行門檻低,誰都想來分杯羹;二是為了盤活閑置資產或者給其它產業做配套,先做起來再說。胡磊每年要走訪300多家營地,其中相當一部分,并不指望靠研學掙錢。

      一些擁有土地使用權的傳統景區并沒有按照研學的邏輯去經營,而是由一種產業投資布局的思路出發,“研學好似并非完全市場化,更像是某種分配制,通過其它一些手段在推動?!?/p>

      也有一些新的市場訊號。比如,今年一下子冒出了很多主題性營地,中醫藥主題、蘑菇產業主題、鳥禽森林主題,這些營地圍繞著一個題材做延伸,針對這個主題去做內容。相比大而全,個性化營地更被關注。

      除了國企入局、主題當家,另一個變化是城市與城市間的雙向奔赴。伴隨著火了一批如淄博、哈爾濱、天水、開封等“網紅城市”,過去那種輸出地與接待地的固定劃分正在模糊。比如,哈爾濱的機構給貴陽送去1000個學生,貴陽的機構接待后反手送去哈爾濱1000人?!皬姀娐摵匣蛘哒f是同等體量之間的聯合,會把一些在業務上、在服務上粗糙的小機構洗掉?!?/p>

      有一些新手營地主會找到胡磊,向他訴苦。情況都差不多,前期成本找不平或者在接洽過程中受了委屈,被壓價。在胡磊看來,這個行業里的中間商一直處于強勢,他們手里攥著客戶資源,往往會無下限的壓報價?!盃I地主看上去是投資人,卻處于弱勢?!?/p>

      要想改變這一狀況,營地需要有定價權?!罢l擁有定價權,誰就主導行業?!睌[脫價格戰需要從產品本身入手,輸出有特色、有故事的產品,同時建立起高品質的品牌形象。                                                            

      第一季度,胡磊一直帶著團隊在大灣區和四川兩處實地走訪。據他的觀察,20%的玩家離場走人,新鮮的力量正源源不斷涌入,雖然有所損傷,但“行業回血速度超快”。如果非要一個比例,研學行業血槽一度低到五成,現在大概能恢復到九成。營地傷的重一些,損失過60%,現在滿格了。

      張.png

      絕大部分時間,張建飛都在戶外運動營地度過。四月初,幾支來自國際學校的學生隊伍將加入春假賽艇集訓,集訓一連七天,為即將到來的比賽季做準備。

      張建飛的團隊在兩年內翻了番,從不到20名教練,干到了50人。2020年,張建飛做最多的事情就是給家長退營費?!肮馔司屯肆?000多萬,滑雪營、戶外營都在退,當時幾乎啥事沒干,就退費,直接暈菜了。2021年收是收起來了,結果又退,退掉1500多萬;前年總算有心理準備了,退掉將近1000萬?!?/p>

      有一度,張建飛看著提款和轉賬的手續費發愣?!笆丈隙嗌倬屯硕嗌?,退到懷疑人生?!眲摌I十二年,健飛體育像一只緩慢爬行的小烏龜,雖然慢,卻一直向前。張建飛說,小烏龜也有它的價值,守著方寸土地慢慢爬。

      2022年底,冬季營順利開營,總算不用再退費了。與之對應的,團隊成員一個沒少,執行力和凝聚力反而得到了加強。

      去年起,健飛體育數據開始上漲,年營收超過3000萬,比最高時還多了20%。2024年春節前,張建飛完成了股權回購,放棄了資本化運作的可能?!巴顿Y人連續三次注入資金,方才能逾越最艱難的時刻?!睂τ谕顿Y人,張建飛很感激,但接下來的路,他想慢慢走。

      健飛體育主要做青少年皮劃艇、賽艇、槳板的培訓。報名學員里,40%是就讀于北上廣深的國際學校學生,另外60%來自北京的中小學。圈內有句話,“無賽艇,不名?!?,斯坦福、伯克利、麻省理工、塔夫茲等藤校都有賽艇校隊。出國的孩子越多,賽艇越火。

      張建飛認為他的項目有幾大優勢,分別是:精英化項目,入局有門檻,收益高;與預付費模式相比,戶外短期項目現金流更快;學習成果可衡量,周期長,需要持續學習3-10年。

      16.png

      健飛體育的成本主要是三塊:團隊、裝備和場地。50多人的團隊,一年大約900萬;最便宜的單人艇5萬元,雙人艇10萬,八人進口艇的價格達上百萬,槳艇破損后需要及時維修更新;場地費用一直在上漲。

      收入的一半來自水上戶外營,另外30%來自滑雪營,20%是競賽類體能訓練。每年滿額服務1000個學員,七成是老學員,三成是新加入的孩子?!耙灰O分公司?”張建飛動過這個念頭不止一次,但一名合格教練需要數年的培養周期,他還想再等一等。

      “這個領域里沿襲的是師徒制,師傅手把手帶徒弟?!眻F隊里,90后和00后居多,平均年齡26歲,張建飛會經常給年輕教練做示范?!澳憧茨贻p人的眼神,有的人天生帶著激情,有一種投入的狀態,一眼能看出來?!?/p>

      張建飛總結了一套“運動哲學”:“你看啊,滑雪的時候,你會嗖的滑進一片森林,穿過這片樹林,前面有可能是平坦的曠野,也可能是一道大溝。這就需要提前觀察,掌握足量信息,做出預測,接下來會出現哪些可能,還要控制好速度和身姿,隨時能調整?!?/p>

      在張建飛看來,該行業仍將經歷一段掙扎期。五年后,預計會剩下兩類體培機構:一種是專注于小眾、專業性強的項目;另一種是提供貼近公立學校的普惠服務。他認為關鍵在于找到適合自己的事業方向?!绑w培的折損至少有七成,我們比較幸運,恢復到了八九成,很多兄弟機構還在失血?!?/p>

      艾米.png

      艾米和龔少是一對夫妻。艾米負責教學,龔少抓管理和運營。夫妻倆在揚州有四家舞蹈學校,1800名學生。除了線下,夫妻倆還經營著“艾米舞蹈”在線課堂。

      四月的揚州街頭,柳絮如煙花似錦,綠柳枝條和瓊花被春風溫柔地拂動,是專屬的春日限定。走在這樣的路上,龔少卻有他的感慨,“每個人就像地震后的幸存者,抖抖身上的土,看見周圍三分之一的機構沒有爬上來,有一些看似活著,實際的原因是沒辦法痛快地去死?!?/p>

      2024年,是艾米和龔少創業十周年?!拔覀儠粢庵車恍┩械呢攧諗祿?,其中有一些,現金流連房租也打不平,一直靠股東或自掏腰包續命?!贬槍@一現象,龔少有些唏噓,“藝培行業里大部分從業者具備專業能力,卻缺乏商業決斷能力。有些明明財務很差了,下不了止損的決心。于是,跑路和爆雷的新聞就多,大概率都欠著工資、欠著房租,背著一屁股債,拖到拖不起為止?!?/p>

      龔少把他們的機構形容成百年夫妻店,“夫妻店模式或許會在某個階段限制住你,卻也在颶風暴雨襲來時,更能抵御風險。只要我們兩個人在,學校就不會有太大的波動?!?/p>

      在彼此補位,相互扶持的同時,艾米他們也曾做過一些開源節流的嘗試:與員工懇談,更換合作機制,為機構減重;開發角色塑造、體態訓練等新課程,增加盈收項;遷動分校,選擇租金較低的生活社區;編排劇目、推廣賽事;打造線上IP,尋覓新渠道。

      “行業已經走過了那個跑馬圈地的階段,現在要守,把自家井挖深,做確定的交付,落袋為安?!痹邶徤倏磥?,這些舉措收到了不錯的效果,去年在團隊人員精簡40%,與兩名分校校長達成股份合作的前提下,整體年收入保持在1000萬左右。

      在團隊最困難的時候,龔少常常帶著同事們,蹲守在學校附近,去細數來來往往的孩子。他鼓勵年輕人,“校區存在的價值在于為附近三公里內的大約300個孩子服務。只要去關注身邊的人,關注他們的存在,關注他們需求,踏實上好每一節課,用心陪伴每一個孩子,人們口袋的薄厚,出生率的多寡,政策的強弱,跟我們有什么直接關系呢?”

      每年三月、九月的開學季,招生數據會有一波明顯的新增。然而,最近幾年,這些時間節點幾乎被抹平,開學季不再意味著火爆招生,反倒有點細水長流的意思。龔少說,艾米舞蹈的學員在三月里并沒有明顯的新增,新用戶的跟進周期變得極為漫長。同城點評、自媒體營銷、轉介紹、地推,各種招生工具一齊用,沒哪個能完全搞定。

      龔少說,他們夫妻倆每天都要做很多、很具體的事兒,忙碌到晚,不享受,也算不得痛苦,“比較佛系了,碰到什么事情,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掉血最多時,半條命差點丟掉。如果用血槽作比,我們好像一直在5和8之間跳動。實際上,只要沒死透,就算傷得不重?!?/p>

      18.png

      本月27日,芥末堆教育科技大會將在北京啟幕。GET2024春季的主題是“中行獨復,教育重構科技”。中行強調修身自省,以發現并糾正偏差,回歸正道;獨復則著重于培養內在力量,蓄積實力。教育的演進和變革正在以令人驚異的力量推動著科技發展。

      科技發展的速度越快,越需要強調教育的價值和意義。無論您屬于頭部機構、腰部機構還是超級個體,芥末堆都誠邀您蒞臨現場。我們期待能與有需要的人并肩前行,一同走出現實之困,共同踏過艱難旅程。

      掃描下方海報二維碼查看大會更多信息。

      早鳥橫.png

      1、本文是 芥末堆網原創文章,轉載可點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未經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違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
      3、如果你也從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
      來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務合作:王老師 18710003484
      • 素質教育,“傷得不重”分享二維碼
      欧美18videosex性欧美1819丨国产在线视频不卡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丨十八禁视频无遮挡免费下载人口画丨国产成人手机在线视频在线观看